齐泽克:被误解的“激进思想家”
内蒙古新闻网   2019-04-30 21:46   来源:未知

  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和讲师,以其对当代和文化源源不断的精彩见解而闻名。2018年7月3日,美国JSTOR网站刊发表了玛迈克·布拉杰夫斯基(Mike Bulajewski)对齐泽克的专访,对长期以来齐泽克备受争议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探讨和澄清。

  答:虽然有一些书可供了解哲学背景知识,但首选也许是我和我的同事兼朋友阿兰卡·祖潘契(Alenka Zupan i )合作撰写的第一本关于拉康与康德的书《现实的伦理学》。当然,这个问题还取决于你想看我写的哪一类书。在过去的十年里,我写了两种类型的书。一种是更倾向于哲学领域的书,通常是关于黑格尔、后黑格尔主义思想、海德格尔、先验哲学方法和脑科学等的。另一种是关于学的。首先,我认为我的哲学书更优秀。我的学著作如《绝望的勇气》和《反对双重讹诈》等,都是连我自己都不完全相信的东西。我想我写这些只是想说一些别人应该说的话。比如,为什么其他更专业的人不写这些书呢?

  答:与其说它是一个概念,不如说是一个主题。我认为我的哲学书籍甚至没有被广泛阅读,而且通常被误解。我的目标是一种非常精确的干预。我们正处在一个非常有趣的哲学时刻,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解构主义的方法以不同的版本占据主导地位,但现在它正在逐渐消失。然后我们就有了——我该怎么说呢——新的实证主义、脑科学,甚至量子物理学——这些回答哲学问题的科学方法。史蒂芬·霍金在他晚年的一本书中说,今天哲学已经死了,而科学正在接近基本的哲学问题。在某种意义上,他是对的。今天,如果你问:“我们的宇宙是有限的还是无限的?我们是否有不朽的灵魂?我们是否自由?”人们都会在进化生物学、脑科学和量子物理学中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而不是在哲学中。

  那么,在这两个极端之间,哲学是否还有合适的位置呢?不仅是解构主义者,历史主义者也不禁要问:“你的著作的社会背景到底是什么?”我的著作并非朴素现实主义,让我们看看现实是怎样的。通常我的著作的基本主旨很难被人们所理解。所以,对我来说,我经常因为同一本著作而被双方指责为相反的立场,这是很滑稽的。对于一些哈贝马斯的话语理论家,我是一个朴素的精神分析实证主义者。而对于脑科学家来说,我却是个幼稚的欧洲形而上学者。

  这就是我从对我作品的反应中发现的很有趣的东西。我认为这是一个悲哀的证明,说明人们并没有真正地阅读它并认可我的论点,他们只是在寻找一些可以以他们的方式阅读的短句和段落。但我并不因此而悲观。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说过,如果在同一篇文章中,你受到了双方的攻击,这通常是证明你是正确的为数不多的可靠信号之一。

  答:我认真对待我的作品。但我不想仅被尊重,因为我认为尊重总是有一种潜在的攻击性。至少在我的世界里,也许我生活在一个错误的世界里,这种尊重总是微妙地暗示你不会完全认真对待别人的作品。我期待的不是被人尊重。我不管你怎么称呼我,斯拉夫或者白痴,随便。我希望人们专注于我的作品。

  在这个问题上,我的想法有些割裂。一方面,我想让你关注我的作品。但在我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演讲中,很明显,我有一种想要表现幽默感和吸引注意力的冲动。是的,我有一个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我越来越喜欢写作而不是公开演讲和讲话。因为在写作中,你可以专注于事物的本质。我会告诉你一些让你惊讶的事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得到的最好的教训是,我那些被认为读不懂、太长、太难的哲学著作,往往比我的学著作卖得更好。这不是很棒吗?

  教训是我们不应该低估公众。有些悲观主义者说,人人皆白痴,这是不对的。他们说,你应该写一些短小的书,只是报告或提供实际的建议——不。现在仍然有一个严肃的知识分子群体。这给了我希望。

  问:我们经常期待知识分子在公众面前表现出一定的严肃性。显然你不会这样做,甚至可能会破坏这种形象。这会削弱你的影响力吗?

  答:是的,我同意你的看法。这是一个很好的见解。你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有些人认为我所谓的受欢迎基本上是对我的一种微妙的争议。人们会说:“他很有趣,去听他说,但不要太当真。”这有时会让我有点受伤,因为人们经常忽略我想说的话。举个例子,也许你读过约翰·格雷(John Gray)在《纽约书评》上对《什么都不如》(Less Than Nothing)的评论。这是一本关于黑格尔的复杂的书。我对那些只看了格雷评论的朋友们做了这个测试。我问他们对这本书的印象如何?我在书中说了什么?他们一点都不知道。这篇评论只关注了一些在上可能存在问题的细节。但是,我写的是关于黑格尔的书。我在里面说了些什么?这完全被忽略了。但另一方面,我认为我不应该在这里抱怨太多,因为你知道,哲学家身上经常发生这种事情。海德格尔遇到过,法兰克福学派遇到过,拉康也遇到过。哲学家只能接受。这就是哲学家最容易被误解的地方。

  问:你的著作有时被批评为不系统。这是故意的吗?你之前提到过,作为一名哲学家,你要做的不是澄清问题,而是解决问题。

  答:我必须说,虽然我喜欢用笑话和故事,但我确实试图把事情讲清楚。我并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人。以黑格尔的《精神现象学》为例,它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哲学著作。它经常因为同样的原因而受到指责:黑格尔的立场是什么并不清楚,他似乎只是从一个立场跳到另一个立场,并且又具有讽刺意味地颠覆了这个立场。在某种程度上,从苏格拉底的质疑开始,哲学就是这样。没有这种对权威的歇斯底里的质疑,就没有哲学。这就是为什么,正如我的朋友阿兰·巴迪欧(Alain Badiou)最近所说,苏格拉底被以“腐蚀青年人”的罪名判处死刑不是偶然的。哲学从一开始就是这么做的。哲学的最佳定义是“腐蚀年轻人”,即从现有的教条主义世界观中唤醒他们。今天这种“腐蚀”变得更加复杂,因为持续的自我怀疑、质疑和讽刺是当前的主流态度。今天,官方意识形态不会告诉你“做一个虔诚的徒”,而是推崇某种后现代主义的理想:“忠于自己,改变自己,革新自己,怀疑一切。”所以现在我们“腐蚀”年轻人的方式变得越来越复杂。

  问:你经常被描述为一个激进的思想家,但在我看来,这似乎有些言过其实。你认为你实际上一点都不激进吗?

  答:这个观点很有意思。当人们这么说的时候,我总是告诉他们,“你知道你只是在开玩笑,你不是认真的。”我没有说过什么宏大或者具有意义的话题。即使是在哲学领域,我也没有说我带来了全新的东西。我只是想解释我在黑格尔那里看到的东西。你知道吗?在思想史上,所有大的断层,或者说大部分断层,都是作为某种起源的回归而发生的。我总是引用马丁·路德的话。他的目标不是成为一名者;他的目标是回归真正的教教义,反对教皇,等等。就这样,他发起了一场最伟大的思想,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荒谬的是,我认为这是一种必要的幻觉。要做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也许这种幻觉是必要的:你真的只是回到了更为真实的过去。正如许多人看到的那样,很明显,当雅克·拉康(Jacques Lacan)谈到回归弗洛伊德,这里的弗洛伊德在很大程度上是拉康重新发现的弗洛伊德。但他填补了弗洛伊德的一些空白。我们永远不应该忘记拉康,他给精神分析带来了一场,他把自己看成是回到弗洛伊德的人。这就是我喜欢这个想法的原因。

  最好的年纪,留在大山;最美的青春,献给了最可爱的孩子。查冬萍老师,一名“95后”乡村女教师,自2013年师范毕业后,就一直坚守在家乡偏僻的小村庄——江西省婺源县浙源乡周家山村,做一名普通的代课老师。

  4月29日,游客在山西省临汾市吉县黄河壶口瀑布景区游览。近日,受上游降雨和水库调节放水影响,晋陕交界的黄河壶口瀑布再现壮美瀑布群景观。近日,受上游降雨和水库调节放水影响,晋陕交界的黄河壶口瀑布再现壮美瀑布群景观。

  夕阳依恋着天空,斑驳的色彩勾勒着天地轮廓间的雄浑。绿色军营,在落霞中迸发着绚烂光芒。走进训练场,走到战士身旁,那明媚的笑脸、拼搏的汗水、奋斗的姿态,在黄昏的映衬下更加斑斓璀璨,他们是最美丽的明星,用青春演绎着军营黄昏的别种风情。

  4月28日,参观者在奔驰展台参观。当日,2019第八届中国(天津)国际汽车工业展览会拉开帷幕,共吸引了全球百余个汽车品牌齐聚现场,涵盖了轿车、跑车、概念车、新能源车等多类车型。

  4月28日,用无人机高空俯瞰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琼山区云龙镇的三十六曲溪湿地。据了解,拟建的海口市云龙镇三十六曲溪省级湿地公园规划总面积316.70公顷,其中湿地面积274.55公顷,湿地率为86.69%。骆云飞 摄航拍夕阳下的海口三十六曲溪湿地。

  4月28日,在瑞士莱蒙湖畔小镇莫尔日,一名儿童骑车参观郁金香节。今年的莫尔日郁金香节共展出约300个品种超过12万株郁金香,色彩绚丽的花卉为春日里的湖畔小城增添了不少浪漫气息。

  4月28日,一辆红十字会的车辆载着被释放的叙利亚囚犯通过戈兰高地库奈特拉口岸。据悉,以方是在扎卡里·鲍梅尔的遗体被送回以色列后才做出释放叙利亚囚犯的决定,旨在“释放善意”。

  4月28日,泰国皇家卫队士兵在曼谷参加国王加冕仪式彩排。 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的加冕仪式将于5月4日至6日在曼谷举行。

  活灵活现的神话形象、惟妙惟肖的古装人物……在陈海亮的巧手揉捏下,每件作品栩栩如生。今年52岁的陈海亮是河北省永清县人,自幼跟随民间面塑艺人学习面塑技艺。新华社记者王晓摄4月28日,陈海亮在创作面塑作品。

  4月27日晚,福建省南靖县六百多年历史的裕昌楼上演一场别具特色的“土楼光语”大秀。大秀共分为天、地、人三个篇章,利用现代化的灯光技术,展现五行、二十四节气、四季流转以及太极八卦等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本次大秀的举办地裕昌楼,建于1368年,是现存最古老的土楼之一。

  4月27日晚,中国游泳选手傅园慧在2019年FINA冠军游泳系列赛(广州站)上夺得女子100米仰泳冠军。图为傅园慧(中)在比赛中。


[责任编辑: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