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吨镉超标湘米广东去向成谜 深粮否认流入市场
内蒙古新闻网   2019-04-14 11:45   来源:未知

  昨天,湖南万吨重金属镉超标大米流向广东餐桌的相关报道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昨天下午,涉事的深圳粮食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问题大米已被退回,未流向市场。而另一涉事的广州金斯奇米面制品有限公司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坚称,当初在深圳质检部门检出大米重金属超标后,湖南方面确实找过公司,希望金斯奇能吸纳一部分从深粮退回的大米。但公司在得知该批次大米被检出重金属超标后,拒绝了湖南方面的请求。“我们一粒都没进。”该公司知情人士说。 那么,最终绝大部分并未被退回湖南的万吨大米,在广东流向何方?似乎成了一个谜团。

  这是一条来自业内的举报: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深粮集团”)在湖南购买了上万吨食用大米,经深圳质监部门质量标准检验,该批大米质量不合格,重金属含量超标,质检部门的意见是不能储备,只能用于工业用途。但随着大米市场价格的上升,深粮集团又将这批问题大米向外销售,流入口粮市场,严重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

  据报料人李华(化名)介绍,2009年,深粮集团从湘潭直属库采购1200吨早籼米。为打开深圳市场,湘潭库从仓库调出最好的稻谷,将其加工成优质大米,再用火车发往深圳南头货场。这批大米共用了17个火车皮,每车皮装大约60吨大米,至2009年7月底全部发完。

  事实上,长沙直属库、益阳直属库、常德直属库当年也分别发了2000余吨大米到深粮集团。湖南粮食中心批发市场发的数量最多,有5000吨以上。这些粮库发送的大米一直到8月底才发完。

  当年9月初,李华被深粮集团告知,深圳市质量监督局入库检查了这批湖南大米,检测指标包括外观、水分、杂质、黄粒、黄曲霉素、农药残留、重金属含量等十几项。检验结果表明,这批大米重金属镉达到《食品污染物限量》强制性国家标准的两倍以上。为慎重起见,深粮集团又多次取样送检,但结果还是超标。

  转眼间,库里最好的稻谷竟成了问题大米。李华称,虽然粮库主要领导再三强调要封锁消息,但这个消息还是震动了湖南粮食市场。涉事粮库负责人第一时间领着粮库的质检员赶到深圳,经过再三检验,证实发往深圳的大米重金属确实超标。

  据了解,我国已于2005年10月实施《食品污染物限量》强制性国家标准,其中规定白米中的镉含量最高不能超过0.2毫克/千克,超标的粮食必须用作工业用粮,比如拿来做酒精。

  “湖南几家粮库肯定不能接受这种处理方式。”报料人算了一笔账,工业用粮跟口粮在价格上差别很大,每斤至少下浮0.1元以上。如果退货,加上运费损失,湘潭直属库最少要损失100多万元,其他直属库则要损失几百万元。

  报料人认为,深粮集团检验大米重金属含量,并不是为了维护食品卫生安全的公众利益,而是为了追逐利益而使用的手段。“当初,深粮集团强硬要求退货或就地销毁,还以媒体曝光相要挟。”湘潭库随后被返回了180吨大米,但这180吨大米最终被拉到了佛山三眼桥粮食批发市场,卖给米粉厂当做生产原料。而剩下的数千吨大米经领导协商后没有被退回。

  涉事粮库集体证实,湖南省相关领导确实到深圳协调处理问题大米,但最后处理结果不是退货,而是降价出售。据称,湖南多家粮库大米被检验出镉超标,相关负责人都去了深圳。“最终双方各让一步,粮库也降了一点价。”

  除了深粮集团,另一被指当初使用了问题大米的公司还包括广州金斯奇米面制品有限公司。随后,该公司的相关产品送检报告进一步证实,相关产品确实存在重金属超标问题。

  “2009年的1万多吨问题大米湖南方面已经全部从深粮集团提走。”27日下午,针对媒体刊登的《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报道,深圳粮食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称,问题米当时已经全部退货。

  深粮集团党委、纪委王慧敏介绍,2009年5月深粮集团向湖南采购早籼米。从5月31日开始,7个品种早籼米陆续入库,截至8月13日,接收入库的湖南早籼米共15415吨。采购湖南早籼米的7家供应商中,最大的供应商是湖南省粮食局的直属事业单位;另有4家供货商是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设在湖南的直属储备库,包括长沙直属库、岳阳直属库、株洲直属库、湘潭板塘库等,只有两家企业为民营企业,供货量占12%左右。

  由于当时新闻媒体报道了有关湖南省浏阳地区重金属镉污染的情况,深粮集团因此决定自行对全部入库的湖南早籼米增加指标检测,于8月10日从已入库的7个品种的湖南早籼米中抽取样品送深圳市计量质量检测研究院进行检测。检测报告显示,全部送检的湖南早籼米样品重金属镉残留量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标。

  发现上述情况后,深粮集团立即向深圳市政府有关部门进行了报告,并联系湖南方面有关供应商、有关部门和人员进行交涉。2009年9月,湖南省派出了由省政府副秘书长带队,由多个政府相关部门厅局级领导组成的小组来深圳洽谈。深圳有关领导及发改局、质监局、工商局、卫生局、食品药品监督局、贸工局等有关部门参加了洽谈。

  据悉,双方达成共识后,签订了《〈粮油采购〉补充协议》。2009年10月20日,深粮集团与湖南供应商共同对早籼米进行抽样,10月22日,双方送上海市食品药品检验所进行检验,11月5日该所出具105份检验报告,检验合格的有14个,不合格的91个。按照双方协议,湖南方面负责组织运力,直接在深粮集团仓库提货,将不合格批次的粮食全部运走。至2010年4月,不合格的13584吨粮食全部由湖南方提走,并退回深粮集团货款。

  深粮集团副总经理曹学林是当时参与处理此事的当事人之一。据他介绍,当时检测合格的样本有14个,涉及合格大米1831吨。“这些合格产品流向口粮市场。”

  深粮集团当场出具了数百份退货单据,记者翻阅一份曙光粮库早籼米出货通知单,客户名称为深圳市阿徐大米加工有限公司。深粮集团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这家企业即为当时供货的两家民营企业之一。

  对于报道中深圳粮食集团在发现问题大米后,借机向湖南方面的供货商压价一事,深粮集团董事长祝俊明坚决否认,作为深圳规模最大的市属国有大型粮食企业,深粮集团承担着深圳市级地方粮食储备任务,在粮食流通市场上所占份额超过四分之一。“我们出去谈粮食,都是直接跟中储下面的直属库谈,从来没有涉及价格。”深粮集团总经理黄明则明确表示:“南方日报报道失实,给我们造成了严重影响。”

  当时检测出的问题大米到底流向哪里?对此,曹学林表示,按照合同规定,由湖南方面按照国家规定处理。至于到底流向哪里,深粮集团说不上来。


[责任编辑: admin]